获雷军三轮连续投资,被称为农业版滴滴,这家企业凭什么?

发表时间:2017-11-16 浏览次数:1143次 发布人:

先后完成100万美元、300万美元和5000万人民币三轮融资,其中,雷军旗下顺为资本连投三轮;培训了大批飞手,平台入驻超过3000个飞防组织,可调度无人机近万架,飞防服务覆盖10余个省近百个城市,2017年总作业面积将超过800万亩,俨然无人机植保领域的“少林武当”;更以初创企业收购7年的农业+互联网“老牌”企业……

这只是一家家成立才一年多的企业,它凭什么?为此,新农参考专访了农田管家创始人兼CEO余洋。

资本的宠儿

新农参考8月份的一篇文章《野蛮生长的万亿市场,无人机植保的红与黑》中分析过,中国大约有15.46亿亩永久基本农田,而在植保服务市场,每一季农作物都有多次喷洒作业需求。据研究机构保守的测算,假设中国在未来会逐渐达到像美国、日本等国家植保无人机50%以上的渗透率,无人机植保服务未来可达600亿元市场规模。

据农业部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6月,我国农用无人机保有量是4890架;2016年半年的时间比2015年全年保有量翻了一倍还多。此外,我国部分省市已将植保无人机纳入补贴范畴,国家层面的补贴也呼之欲出。这些都为植保无人机的大规模机械化应用奠定了基础。

农田管家获得的融资时间图

植保无人机现在无疑已成为新农业最热的风口之一,致力于打造无人机植保领域“互联网+农业”服务平台的农田管家就是其中的先行者,这家公司从一开始就带着资本的基因。一个经新农参考向农田管家方面证实的传闻是,农田管家创始人余洋在2016年3月的某天见了到雷军,在回答了几个尖锐问题后,双方当天就敲定了顺为资本100万美金的天使投资。

风口在哪里,资本就会追到哪里。在农田管家此后的快速成长中,资本一路随行。天使轮之后仅仅三个月,农田管家再次拿到了GGV、顺为资本和真格基金300万美元的Pre-A轮融资,其中真格基金是原本在天使轮就安排了谈判日程的,只因与雷军的谈判过程超出预期的顺利,才不得不迟延到下一轮。2017年6月,农田管家再次拿到A轮5000万人民币融资,投资方是戈壁创投、云启资本、GGV、顺为资本和真格基金。

农田管家Pre-A轮投资方GGV Capital的管理合伙人李宏玮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农业服务是个巨大的市场,农田管家团队拥有无人机的行业背景,对无人机及其植保服务模式的理解比较全面,也很接地气,这是我们投资的最重要的两个因素。”

自带资本基因,以及具备高盛履历的创始团队,使得农田管家对资本整合操作并不陌生。今年6月,几乎与完成A轮融资前后脚,刚刚成立一年不久的农田管家完成了对北京灌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收购。这是一家成立7年,并在2016年刚获得北京市高新技术企业评定资格,还担任着中国农业技术推广协会常务理事单位的“老牌”农业企业。

收购完成后,灌网科技旗下的灌溉网和水肥网及全部团队纳入农田管家水肥事业部,双方将共享用户资源和线下服务网络。农田管家创始人余洋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植保飞防和灌溉水肥都是农业服务的重要环节,收购灌溉网能够嫁接丰富的行业资源,加速与传统行业的结合。”

余洋计算机专业出身,此前有无人机的背景,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孟凡琦和侯笑笑分别具有华为和高盛的工作经验,但他们都缺少农业方面的从业经历。对此,余洋向新农参考表示,“农业是一个传统的行业,它需要新鲜血液和新鲜的想法,所以跨界过来也不稀罕,现在很多农业的创业公司也是跨界的人在做”,而且“我们的团队里面有很多农业的人才”。收购灌网科技的另一个成果是原灌溉网创始人刘洋加入农田管家团队,担任了政府关系VP职务,其个人及原灌网科技的行业资源全面导入农田管家。刘洋为代表的农业人,一定程度解决了农田管家“互联网+农业”中农业基因稍嫌薄弱的问题。

在无人机植保行业及农田管家自身发展快节奏的鞭策下,这家创业公司的融资在稳步推进。余洋在采访中向新农参考透露,“B轮正在进行中”;另据新农参考从其他渠道了解到的消息,这个消息或将很快就有结果出来。

滴滴打药和共享经济

共享经济概念自摩拜风靡以来十分火爆,各行业出现了大量的共享经济,其中包括大量类似共享雨伞、甚至共享小板凳等正在经历验证或已被证伪的模型,新农参考此前报道的京鱼出行就是一个主打县域和农村市场共享汽车的创业案例。

农田管家创始人余洋与新农参考总编曾宇蓝(右)

对此,余洋向新农参考表示,“你可以(将农田管家)理解成滴滴模式,别人也称我们滴滴打药嘛”,“滴滴本身不持有车辆,我们也不持有,我们是一个典型的共享经济模式”。

如余洋所说,“互联网企业越来越少的会愿意去做(持有工具)这样重资产的事情”,而不持有自己的无人机和飞手又很容易导致用户对作业质量的担忧,这种担忧在农业生产这种季节属性显著的行业中尤甚于出行等生活服务领域。对此,余洋向新农参考解释道,“实际上很简单,就像淘宝出了支付宝,淘宝上的商家和商品也不是淘宝的;同样的,在我们这里面,农民是把钱交到我们平台上的,服务的好,七天的保证期过了以后我们才会把服务费给到服务组织;如果农民有投诉,那我们会有一个责任的认定和服务质量的保证,这跟支付宝保证交易的安全性是一样的”。

农田管家APP界面

农田管家对飞手的管控不只是交易过程的担保和事后的评价,更是全流程的。余洋介绍,“每一个飞手都会有评分和评级,如果你的评分和评级不达标,就会影响你的收益,因为你不能接到更优质的订单”。新农参考还向农田管家方面详细了解到,该公司下设了农田管家学院,只有经过培训、通过考核拿到公司的证书才能持证上岗,在准入门槛上就开始对飞手执业素质进行前置的把控。而这种培训并非一次性的,农田管家的飞手们需要根据不同作物、不同农田环境以及不断更新的作业数据进行持续、动态的学习培训以不断提升实操和理论水平。

此外,农田管家还通过作业无人机上的自主研发的传感器对飞手作业全过程进行监测,飞手作业路径、面积、用药量及种类等数据皆可追溯。余洋形容这种传感器就像“出租车的里程表或行车记录仪”,“你如果担心司机有没有收你高价、绕路等,通过里程表你就可以做到量化、心中有数”。如果飞手没有按照作业质量标准完成订单,就可能受到降级、暂停派单,直至终止合作等不同程度的处罚。

然而确切的说,农田管家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自己的飞手和飞机的。据新农参考了解,2016年2月,农田管家曾在湖北襄阳收编了一个植保队,这支队伍以及同期孵化的10多支植保队,成为了农田管家平台上最早的一批飞防队。新农参考为此向农田管家方面进行了求证,农田管家品牌负责人刘茜表示,如今农田管家确实依然保有一定的飞手团队,但其主要职能是对飞手的培训以及在遇到一些难度较大的订单时充当一个“机动部队”的角色,并没有盈利指标和常规作业职能;并且农田管家目前也没有做类似京东自营店的打算。

前不久,农田管家入选了微软加速器北京第十期。微软加速器致力于为中国早期创新创业团队提供人、财、策略、市场拓展的全方位服务,每期有15-20家公司最终入选,入选企业都是拥有引领行业核心技术创新力和强大市场前景的企业,至今共在北京举办十期、上海举办了两期。

低价不低质

作为一家服务平台,农田管家在提升平台活跃度和飞手积极性的过程中毫不例外的使用了互联网企业的“惯用伎俩”——补贴。

农田管家的补贴并非简单的“烧钱圈用户”,而是更加注重通过补贴保障飞手权益及提升平台的服务质量,从而提升用户黏性、吸引更多优质用户。今年七月的一次采访中,余洋曾对消费日报的记者解释了农田管家的补贴办法:并不是所有单都补贴,补贴方式也并不是以优惠券、返现的形式。“就拿安远县一案为例吧,这次招标内容是飞防服务+药剂。我们有合作药企,药剂成本就会降低部分预算成本。而且我们给飞防服务队的报价是市场价,果树飞防大概在20-30元/亩左右,我们会按照当时的具体情况核算出价格后再派订单。”

农田管家飞防队在田间

“飞防服务队还是以市场价去作业,很多人担心价格低了,飞防队就会在作业上做手脚来保持盈利。但我们是第三方,这个差额由我们来补贴,飞防队不会偷工减料,作业质量当然也不会降低。”余洋称,“这就是我们一直强调的低价不低质。”

通过提供整套的飞防服务解决方案,并和无人机厂商、农资厂商以及经销商合作,实现“低价不低质”是农田管家成立以来一直贯彻的市场策略。在今年5月19日举办的2017(第二届)航空植保应用技术发展交流会上,余洋现场宣布启动了“农田管家千人飞手创业扶持计划”,用2000万现金补贴一些低价订单或高难度订单,保证飞手收入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同时对从事飞防植保的个人或服务组织,提供5000万订单服务保障。

一个商业模式的验证和一个细分市场的兴起,除了自身发展的固有节奏,往往离不开市场先行者的开拓,这种开拓加速了市场的充分发展,并最终促进行业的标准化。互联网企业开拓市场的最常用杀手锏就是补贴,滴滴打车通过补贴用户培养了人们出行时手机叫车的习惯,饿了么通过补贴使人们形成了办公室手机叫外卖的习惯,这些市场之前甚至是不存在的,互联网企业一定程度上催生了这些细分市场,最终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这就是互联网改变一切。

如今,农田管家也在农业领域使用这种方式培育着市场,并初见成效。据农田管家方面提供的数据,截止目前,农田管家平台上已入驻超过3000个飞防组织,可调度无人机近万架,在黑龙江、湖北、湖南、山东、江苏、河南、河北、安徽、江西等地建立了分支机构,飞防服务覆盖10余个省近百个城市,2017年总作业面积将超过800万亩。

“抗病”前线的无人机

今年4到5月间,山东爆发了一次较大范围的小麦条锈病。这是一种大区域流行性病害,传染性和致病性极强且监测难度大、危害损失重。在气候条件对症时,往往在短期内暴发流行,造成一定程度减产乃至绝收。该病属于气传病害,除了种植抗病品种的前置预防措施,病害一旦发生,药剂将是主要的防治策略。而且一家一户或局部地区防控效果较差,容易发生二次侵染,必须集中力量大规模进行统防统治。

小麦条锈病

根据事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披露的情况,此次病害见病面积3183万亩,蔓延17市,发病县(市、区)100个,鲁西南、鲁南、鲁中、鲁西北普遍发生;为防治病害,山东省共出动施药机械119.3万多台(架),其中直升机43架,无人机1623架。

农田管家在此次病害防治中表现抢眼。接到来自病害区订单后,农田管家短时间内调度了来自江苏、东北、安徽、河南、湖北等外省及山东本地的大批飞手赴病害区作业,据事后的不完全统计,农田管家调度的飞手3天内在病害区完成了30万亩的作业。事后,农田管家及其他社会化服务组织在病害防治工作中的“主力军作用”得到了山东省植物保护总站等部门的充分肯定。

按照农田管家的发展规划,其未来的社会责任将不仅仅体现在一次局部病虫害的防治上,其服务也将不局限于无人机飞防。余洋向新农参考介绍,“我们目前是通过无人机喷洒农药这一个服务的品类切入,然后马上要开拓的包括收割的服务、配肥的服务等等”。因为“土地在流转,种植规模在增加,劳动力在流失,包括老龄化的问题,所以越来越难在农村找到干农活儿的人”,余洋声称,“(我们)主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将来的地谁来种的问题”。

余洋接受新农参考采访时表示,“希望村里的农资商将来跟农民不是买卖关系,而是你有需要的时候,基于我们的大数据,什么时候该打药了,什么时候该收割了,(农田管家)推送给他(农资商),然后由他来帮农民把活儿干完”。如果这个过程顺利推进,将助推农资行业从营销向服务转型的趋势进一步加速。

“农田管家要做的就是一个连接农户和服务者以及提供服务的上游供应商的专业农业服务平台。”余洋的描述,意味着农田管家的商业模式将进一步延伸。